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武朝記事 作者: 伊云客 字數:3014 更新時間:2020-06-03 10:23:53

41、出口前

看著眼前兩人一臉好奇,王書勤接著說道:

“我要求只交易一半,我給王兄說一半,放心,一定能讓王兄理解,酒呢?我也只喝一半,王兄,到時候你可不要灌我喲?!?/p>

王書勤說完,姬蒼復和王靖元已經呆若木雞,過了好久,姬蒼復才大聲罵道:

“世間怎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p>

天風山脈邊緣,地底深處,

“好了嗎?”

“還沒有”

“還有多久”

“很快”

“要不我來吧!”

“你會嗎?”

“那你快點,”

“我還在找”

“找不到嗎”

“太遠了,你過來一點?!?/p>

“哦哦,找到是那個洞口了嗎?”

“噗通,”

“你怎么啦!”南九兒看著爬在地上的李文澤,一臉關心的問道 ,李文澤連忙起身說道:

“沒事,沒事,地面不平,九兒,我們說話能說長一點嗎?!?/p>

“不是你說的,要節省體力嘛,我們已經好久都沒吃東西了?!蹦暇艃阂荒樢苫蟮卣f道。

“額,好吧,那你把夜明珠給我?!?/p>

李文澤對著南九兒說道:

接過夜明珠,李文澤將那副地圖放在地上,拿起一顆夜明珠照在上面,仔細看了起來,時不時的還有抬頭看一眼眼前的三岔路口。

至從那日,他們發現樹上開出金色黃花后,便將和尚的書籍打包,然后按照圖上所說的方法打開了玉門,順著地圖路線一路來到了這里。

只是在魚垚鎖陣的時候,鐵墻開啟的時間并沒有那么準確,所以走到這里,他們已經餓了差不多兩天了。

“嗯!有人!”

南九兒突然說到,李文澤一驚,抬起頭仔細聽了一會兒,卻什么也沒聽到。但他知道南九兒不會聽錯,既然自己什么也沒聽到,那只能明說明距離太遠,便對南九兒說道:

“在哪?”

南九兒起身向三岔路口,其中左邊的一條走了進去,李文澤連忙收起地圖,拿起包裹跟了上去。

一炷香后,李文澤和南九兒在通道中齊齊停下, 李文澤側而對著一面石壁 靜靜的聽著。

“蹋塌塌~”

一陣有人走過的腳步聲傳來,而且人還不少,腳步也比一般人要重,應該是在搬著什么東西。

“盜墓賊,還是一窩人數不少的盜墓賊?!?/p>

這是李文澤此時內心的唯一想法,想了想,再感受那已經饑腸轆轆的腹中,李文澤便對南九兒說道:

“九兒,來,轟開這里?!?/p>

南九兒頓時回敬給李文澤一個犀利的眼神,李文澤摸了摸頭,自言自語地說道:

“還是我自己來吧,我這不是怕沒能一下轟開,把外面的人驚跑了嗎?!?/p>

說完之后提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緩緩運轉內力,將其全部運于雙手,化掌成拳,一記千斤拳對著石壁轟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在通道中響起。

“怎么回事,??!哪里來的響聲,是什么東西!后面!好像在后面?!?/p>

巨響過后,一道道嘈雜的聲音在通道中響起,李文澤看著那一丈大的缺口,滿意的點了點頭,再看到那插滿火把的石壁,心中再次驚訝于盜墓賊的勢力。對著南九兒說道。

“走,九兒,去看看是哪里來的小毛賊,敢在這里盜墓?!?/p>

說完率先從缺口中走了出去,南九兒也緊隨其后,兩人剛出去沒多遠,就被十幾個黑衣人堵住,李文澤一見這伙人如此打扮,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測。

還沒等他發問,那個十幾人便已經有人對他問道:

“你們兩個是什么人,怎么進來的,說,”

李文澤冷笑道:

“哼哼,盜別人的墓還這么囂張,咦,實力這么強,難怪敢如此明目張膽,不過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動手的好,免得受皮肉之苦?!?/p>

李文澤發現那十幾個盜墓賊實力竟然不弱,基本上都是靈境境界,甚至還有兩三個靈境大成,這已經不弱于李文澤三年前的修為。

若是李文澤沒有這趟墓中之行,只怕也比他們高不了多少,但如今嘛!

那些人見李文澤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反而還對他們冷嘲熱諷,頓時惱羞成怒,再見李文澤和南九兒年紀輕輕,南九兒雖然美若天仙,但畢竟這里比較昏暗,李文澤又破破爛爛的,還背著個包袱,也覺得李文澤是個盜墓賊。

因此并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當即其中一個武功較高的黑衣青年說道:

“兄弟們,別跟他倆廢話,抓了他們再問不遲?!?/p>

說完就對李文澤和南九兒攻了過來,李文澤連忙對南九兒說道:

“九兒,讓我來處理,很快就好?!?/p>

李文澤剛說完,整個人便不見了蹤影,只見人群中一道模糊的影子在不斷穿梭,每經過一個人面前,就會有一聲慘叫傳來。

短短幾個呼吸,十幾個黑衣人全都東歪西倒的躺在了地上哀嚎,眼中充滿了震驚,他們怎么也沒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會有如此高境界的武功。

如果不是李文澤和他們說過話,而且長相并不嚇人,他們一定會以為自己遇到的是鬼,剛才帶頭對李文澤動手的那個黑衣青年此時說道:

“不知兩位是什么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咳咳,還請兩位告知尊號,我們也有個交代?!?/p>

李文澤白了他一眼,說道:

“你當我是白癡嗎?告訴了你我的名字,好叫你的師門來找我麻煩,是嗎?想知道我是誰?自己猜去?我們走?!?/p>

最后一句話卻是對南九兒說的,本來他還想抓一兩個人帶路,但看著已經快要被踏平的洞中道路,就知道已經沒了那個必要。

至于為什么這么輕易放過他們,李文澤還能怎么辦,人家盜個墓,不至于把人殺了吧!抓他們去報官?李文澤可還記得自己還是個逃犯呢,到時候誰報官還不一定呢?再說李文澤也沒有那個功夫,去管這些個破事。

至于他們會不會找到玉門之后,或者墓中主墓,李文澤還是覺得,替他們擔心一下小命還靠譜一點。

看著一男一女離開的背影,那開口之人一臉不解,傳說中高手,不是都有高手風范嗎?殺人留因,路過留名。這位怎么這樣,再說這么高的武功,還怕人尋仇?自己這些人有這么厲害的師門嗎?你也沒殺我們一個人,都不過是些輕傷,就是當時比較痛而已。

他并不知道李文澤如今雖然是絕世高手,但對江湖可以說是一個白的不能再白的小白,因為他總是在說書人那里聽到,什么殺人留名后,往往給自己帶來的除了麻煩就是報仇,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里兒哥,怎么辦!”

回過氣來的眾人紛紛看著那里兒哥,里兒哥沒好氣的說道:

“怎么辦?我也想問怎么辦?那人沒傷我們已經是開恩了,去看看東西少沒少,出去后再稟報殿~~,不好,今天殿下親自來查看,搞不好殿下會有危險,快去稟報?!?/p>

說完整個像風一樣跑了出去。

“東西怎么辦?”

后面的人問道,

“不要管了”

通道中遠遠的傳來聲音。

李文澤將黑衣人放倒后,和南九兒走了一會,看到一堆價值不菲的陪葬品, 有些驚訝,但很快明白這應該是墓主人的迷惑之法,可惜都是大的物件,沒有銀子和金子,讓他感覺有些可惜,還是要白白便宜了這伙盜墓賊,因此李文澤什么都沒有拿。

兩人順著被人走的最多的通道,又走了一會,終于看到前面轉彎處,有著不同于火把的光亮,知道終于到了出口處,一時間兩人除了激動以外,都是百感交集,難以說出心中的滋味。

這么長時間沒有日、月,每天都是枯燥乏味生活,尤其是南九兒,在李文澤昏迷不醒那斷時間,更是枯燥,每天的期待都是去看看李文澤醒了沒有。

對李文澤后來的好感,基本都是在那個時候的積累,如今將要出去,南九兒心中突然感到十分不舍。從過上人類的生活,她便一個人承受著孤獨和寂寞,仿佛已經習慣了那一時的幽靜。

而李文澤的醒來,更是讓她多了幾分笑容,雖然在那玉門之后狹小的空間時,心中想的都是外面的事情,但如今將要出去,留戀之情,便涌上了心頭,因為她知道兩人出去之時,便是兩人分別之日不遠矣。

李文澤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懷著激動的光芒,便拉起南九兒的手,準備一起踏出這生活了數年的地底世界。

可是他走了一步,卻發現南九兒仍然停留在原地,不由疑惑的回頭看向南九兒。卻見南九兒臉色不太好,剛想詢問,就想到了什么。頓時臉色一白,吞吞吐吐的問道:

“九兒,你~你,是不是,要回去了?!?/p>

南九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李文澤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么,他對南九兒一無所知,所有的了解都來自猜測,既然他離去,那定然有要離去的理由。

南九兒這時突然說道:

“如果有一天,我要你幫我,你會不會來幫我?!?/p>

作者的話
伊云客

作者什么都沒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