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冷妃當道:王爺寵妻太猖獗 作者: 凡云玲 字數:1099 更新時間:2019-12-22 12:11:06

第七十六章:暗波之柳本無心

赫連寒云苦笑輕嘆道:“柳兒,你說出這樣的話,可知本王很心寒?”

“王爺的心寒了,自會有人來暖,又何必非綺琴這個冰冷之人不可?”柳綺琴冰冷的說完,便往門口走去。

“站住……”赫連寒云似乎被這樣冷漠的她給激怒了,他側身想起身,卻無意中扯動了傷口。

楊妙晴看到那白布上瞬間暈染開一大片血紅,她倒吸了一口冷氣,驚了呼了一聲:“王爺!”

柳綺琴頓住了腳步,猛然轉過身去,只見赫連寒云臉色蒼白如紙,一雙深幽的鳳眸,如墨染的眸底,是冰寒與怒火的交織。

紅袖自后拉了拉她的披風,焦急的低聲道:“王妃,您還不過去。”

柳綺琴心下有絲猶豫,可也只是遲疑了下,便緩步走了過去。

在她靠近床邊,觸手可及時。赫連寒云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拽坐在了床邊。一雙溫柔的眸子,笑看著她道:“柳兒,你的心當真夠冷的呢!”

柳綺琴看著面前蒼白的玉顏上那抹溫柔的笑容,可對方那雙幽深的墨瞳中,卻滿是冰寒。她輕啟唇,笑顏如花道:“王爺說的不對,柳本無心,何來的冷心一說呢?”

赫連寒云依然溫柔的笑看著她,可那雙白皙如玉的手背上,卻隱現青筋,骨節發白。見她眉頭微皺,嘴唇忽然緊抿。他滿意的一笑,聲音虛弱溫柔道:“柳兒,本王累了,你在這里守著本王可好?”

柳綺琴眸光微閃,抬眸對上那笑顏溫柔的男子,輕點了下頭。好疼!該死的狐貍,是想廢了她的手嗎?

赫連寒云眸光移向臉色微白的楊妙晴,笑溫柔道:”妙晴,你整日為府中之事忙碌,定是很疲乏的了,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他說的是溫情脈脈,可楊妙晴卻聽得是心中異常悲涼。她起身,微微行了一禮,低眉柔順道:“是,王爺!那王爺好好休息,明日妙晴再來看您。”

赫連寒云含笑點了點頭:“嗯!去吧!”

楊妙晴有些依依不舍,三步一回頭的被娥女攙扶走了。

赫連寒云收回視線,轉笑看著賈憐夢和盛香兒,依然是那般含笑柔語道:“你們也回去休息吧!”

賈憐夢和盛香兒對瞪了一眼,轉而妒恨的看著那垂首的柳綺琴。對著赫連寒云行了一禮,不甚情愿地離開。

賈憐夢眼角瞥過柳綺琴那張絕麗的容顏,牙咬得恨恨的。柳綺琴,早晚有一天,我會毀了你那張惹人厭的狐媚子臉的。

盛香兒這次不僅沒鬧,還很乖順的離開。這有點和她往日的跋扈性格不同,讓人感覺有說不出的怪異。

紅袖見人都走了,她抿嘴偷笑的行了一禮,轉身出了門,為屋里的二人掩好了房門。

柳綺琴見人都走了,便用力的抽回了自己有些紅腫的小手。低垂著頭,揉著酸疼的小手,冷冰冰地問道:“你把我留下來,到底有什么事?”

赫連寒云似是無力的躺下來,此刻他除了臉色蒼白如紙,原本水粉般的唇瓣,也變的蒼白無血色。氣息微喘,唇瓣輕啟道:“本王說了,本王累了!”

柳綺琴看著那容顏憔悴,雙眸緊閉的赫連寒云。當她眸光移到那白布上的殷紅時,心中莫名的一抽痛。

作者的話
凡云玲

暫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