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獨家婚寵:冷酷總裁契約妻 作者: 云繪 字數:2064 更新時間:2019-12-22 12:06:11

第55章 驚嚇

宋瀟然直接把安小小拉了出去了,也不管她的東西還在醫院,安小小知道,宋瀟然現在很生氣,他拉著她的手力氣用得那么大,恨不得把她像一個小螞蟻一樣捏碎。

安小小氣喘吁吁地跟在這位大魔王的后面,唧唧咋咋的,她承認她是不對,沒有正確處理好她和紀初陽的問題,才會讓他有機可趁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一直在解釋,殊不知越描越黑,宋瀟然聽不下去了,他冷冷地說了一句:“閉嘴!”

安小小只好乖乖地閉上自己喋喋不休的嘴巴,她知道自己的厄運已經來了。

她真的是時運不齊,命途多舛了!

她期待他會對自己仁慈一點,不看僧面看佛面,她是錯,但是他應該會看在孩子的份上放過她一馬吧。

她深知名譽對于一個男人來說意味著什么,他的妻子跟另外一個男人在一起摟摟抱抱的,就算是她看到她也會受不了,如果她有那樣的權利的話,她也會一哭二鬧三上吊的。

但是她只是安小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小人物,一個宋家的代理孕母,本來地位就不好,連個仆人都比不上,現在還在主人面上抹黑!

安小小不敢往下想了,宋瀟然不會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吧?

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她也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她也是不情不愿的啊!

總裁大人,我錯了!安小小一直在心里念叨著。

宋瀟然很氣,他好不容易決定來看看這個女人,沒想到卻看到這樣的場面,看來他還真小看這個女人了,在哪里都混得風生水起啊,他還白白替她擔心了。

本來宋瀟然心里一直是過意不去的,這段時間又一直在國外出差,他知道她和劉媽又有點芥蒂,所以沒有讓她馬上出院,讓她一直在醫院呆著,這樣對雙方都好,起碼少了潛在的危險。

一下飛機,想到的是安小小,所以衣服都沒有換,就風塵仆仆地過來了,沒想到卻是這樣的一番境況。

他是自作多情嗎?

宋瀟然不禁冷笑了,想不到他被一個女人耍了!

臉上變得更加冷酷,宋瀟然加大了油門,他的心情很糟糕,平時就算是少了幾個億的項目他都面無表情,但是這一次卻為安小小破例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車外的景物不停地后退,安小小緊緊地抓著安全帶,生怕下一刻自己就會被甩出去了。

她死不要緊,她肚子里還有孩子啊!

她也不愿意死,她承認她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她驚恐地叫出聲來了:“停車!”

宋瀟然滿不在乎地繼續加大了油門,他偏偏要跟安小小作對,她怕是嗎?好,他喜歡,看來他的權威在安小小這里碰到了壁了。

哼,他可是宋瀟然,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名字!

安小小害怕得哭了出來了,宋瀟然雖然可怕,但是她沒有想到他會拿他們的生命開玩笑。

“嗚嗚……”越哭越大聲了,她害怕得不能呼吸了,車速還是那么快,她好像車馬上停下來,她不想再呆著這部危險的車里面了。

宋瀟然還在一絲不茍地開著,臉色凝重,“擦——”急速的剎車聲讓安小小一驚,以為撞到了前面的車的時候,看到車安然地停了下來了,她還是感到害怕。

就差一點,她就要死了,還有宋瀟然怎么那么不愛惜自己的命呢?

“哭什么哭?又不會死!”宋瀟然很諷刺地說,那種態度總是那么盛氣凌人,居高臨下!

安小小忘記了該怎么說話了,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好久之后波濤洶涌的心才緩和下來,她滿臉淚痕,用粉拳在宋瀟然的身上使勁地敲打著,大聲地說:“你怎么可以這樣嚇我?你不要命了嗎?你不要你孩子的命了嗎?你怎么那么不愛惜生命?……”

安小小一直打了很久,也哭了很久,生命中還從來沒有那么害怕的時候,就算被綁架,她仍然能夠鎮定自若,哪像現在這樣,她完全失了分寸,只能大聲地哭喊著。

宋瀟然看著她的動作,一直看著,沒有閉上眼睛,他本來以為她只是想發泄一下,沒想到卻越哭越兇了,而且還一直怪他不要命!

是在關心他嗎?宋瀟然真不敢相信這個想法,她會為自己的生命擔心嗎?他不是一直在傷害她嗎?她會那么好心?

人心在他看來,都是一樣的,這個世界就是相互利用的,他早就對人心如止水了,沒有期待,沒有渴望。

打累了,也哭累了,安小小趴在他的身上,她懇求著:“以后不要拿生命開玩笑好嗎?”

“好!”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迷魂藥,宋瀟然居然一聲不吭地答應了,那么干脆,完全沒有經過大腦的思考。

他都懷疑自己的頭腦是不是短路了,為了一個女人。

他把安小小的頭按到自己的胸口上,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發現她的身后已經是濕潤的一片了,應該身上這會兒都是冷汗了,看來這一嚇,把她嚇得不小。

過了好久之后,安小小終于緩和過來了,她說:“我沒事了,我們回家吧!”

等到回到別墅下車的時候,安小小都幾乎直不起腰來了,還是宋瀟然把她橫抱到房里的床上了。

身體一直在發抖,很久都是那樣抖著,宋瀟然也于心不忍,他到現在才意識到安小小還是一個孕婦,情緒起伏太大,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他輕輕地抱起她,她的呼吸漸漸地和緩了,身體就漸漸地暖和了,安小小終于睡著了。

宋瀟然面色凝重地走出了房間,在書房里面不停地抽煙,今天還真是很刺激的一天,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哭得那么厲害,在他的印象中,她對他笑的次數屈指可數,他真的是一個那么邪惡的人嗎?

記得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是很單純的,只是他再也回不到那個年代了,時光一去不復返了,他也一直都覺得單純的自己不能夠適應這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社會生存,不是他硬要變成這樣,而是這個世界要他變成這個樣子的!

作者的話
云繪

暫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