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殺手的挽歌 作者: 椘寒 字數:3142 更新時間:2019-12-22 12:03:41

第一個故事(8)

風吹著干燥的街頭,半點水氣都沒有的空氣仿佛快要凝結起來,給人一種強烈的窒息感。

這座城市最繁華的街道因為我們的到來而變得更加混亂。胖子死的消息好像已經傳遍整個市區,人人都放下手頭的工作去事發地點,有人竊喜,有人難過,一時間,復雜的情緒充斥著整個城市上空。K在一旁冷嘲熱諷到:“不愧是有錢人,死都死的這么有排面,哪像我們這些社會中平庸的人,尸體發臭都沒人管,看來在這個混亂,骯臟的社會里,有錢永遠都是萬金油?!盞說的話脫囗后就被吵鬧的噪音淹沒了。我道:“快找托運中心吧,今天難道準備睡大街上嗎?”k點頭稱是,我倆繼續向前快走,大約一頓飯的工夫,穿越了幾條街之后,一個破舊的小倉庫映入我們眼簾。門上方印著幾個脫漆的大字:“托運中心”。星星忽明忽暗的光撩撥著人的視線,使人眼看到的景物更加迷幻。進入庫房內,三個工作人員在工作,一堆堆大小不一的紙箱堆在墻角等著被整理,那些都是即將被托運的物什,有從別的地方來的,也有即將送往其他地方的。庫房內燈光微弱,房子很小,卻堆滿了東西,這里靜的出奇,好像與世隔絕,外面有多吵鬧這里就有多安靜?!巴羞\什么?”柜臺上的負責人員用不耐煩的語氣問著。她的聲音才讓我注意到她的存在,我順著聲音望去發現柜臺上坐著一個胖女人,她張開大嘴克著瓜子,瓜子殼在她面前堆成了山,可她依舊停下來的意思,她的容貌要多丑陋有多丑陋,臉上的雀斑和麻點形成了一條條崎嶇的山路?!翱禳c,快點!”她不耐煩的吆喝著,眉頭間的豎條紋快凝成了一股繩?!巴羞\這件小物什?!蔽覐膋那要過U盤在她面前晃了晃道?!芭??這是什么?”這個丑女人的眼里立馬放出了金光,她伸出又肥又粗的手準備去摸,我趕忙把拿著U盤的手收了回來,道:“這是精密的科學儀器,不能用手隨便碰”。她失態的笑了笑,但臉上的表情隨即又轉變成了不耐煩,她隨扔給了我們一個小紙盒道:“自己包裝,然后去那面去登記”,她說話時臉上的肉隨著身調的高低而不斷變換抽動幅度的大小。她指了指方向便把頭轉向一邊,不再說話?!笆裁磻B度……”k正要發作,我攔住了他道:“別張揚了!小心這里的人是不是殺手?!蔽翼樦傅姆较蜃呷?,因為這里都是電子儀器所以操作很方便,包裝完畢支付了相應費用以后,我們便離開了。整個過程平安無事。

走出托運中心后,突然感覺輕松了許多,今天晚上終于可以睡個好覺了。我們隨便找了個旅館,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起床時精力已然全部恢復。

隔壁的城市是庫車市,據說因為那里是新國的交通工具的集中生產地而得到此名。這里汽車等重工業較為繁華,貿易很多,所以交通樞紐,道路也比零星市較為繁瑣,這樣一來我們的逃跑路線選擇就大大提升,被追擊到的概率也應該會有所下降。經過一上午空中列車的旅程,我們到達了目的地,這個城市距離人造太陽比較近,又有許多重工業工廠,所以整個城市呈現出一種煙熏火燎的感覺,整個城市的節奏也明顯較快,有火急火燎的上班族,中午放學回家的學生,到處可見的推銷人員,停在半空中或是路邊準備接客的司機。每個人都神色凝重,臉上沒半點笑意,遠處工廠上機械轟隆隆運作的嘈雜聲音似乎在催促著每一個人不停向前走,我們也不例外,找到托運中心后取了U盤還得商量下一步怎么走,總不能一直帶著U盤,這樣就會吸引源源不斷的殺手過來。

廢了很大勁終于找到了本市的托運中心,這個托運中心很小藏在街道旁的商店后面,不仔細看注意不到。我們立刻向前走去,只見托運中心大門緊閉門上掛了個破木牌,上面用紅色的大字寫到:“暫停營業”,k暗罵一聲,說:“怎么偏在這個時候……”,我揮了揮手讓他閉嘴接著道:“托運中心一般一個城市只有一個對吧?而且這屬于城市中短暫的物流中轉系統,因為里面貨物停放時間短,所以建設規模較小工作人員數量也少,一般不允許暫停營業,對不對?”“對,怎么了?”k一臉疑惑的看著我說。我道:“而且庫車市是大城市,運送貨物數量很多,更不允許諸如此類的情況發生,對不對?”“對,對,你到底想說什么?”k顯得更不明白了?!澳憧纯磁谱由系募t字”,我道,“是不是感覺剛寫不久?”“再聞聞看”,我接著道。k把鼻子湊上去聞了聞,大喊道:“有腥味!難難道……”“不錯,這是由血寫成的”,我把牌子上的字慢慢反轉過來給他看,牌子上的字正在由紅色變成黑色?!袄锩嬉欢òl生了狀況,也許與我們有關!”

我舉槍打掉了鐵鏈繞了一圈又一圈又沉又重的黑鎖,門吱呀一聲開了,我示意k不要出聲,我們二人便貓下腰舉著槍悄悄潛入倉庫,很強的一股血腥味鋪面而來,混雜著各式各樣包裹的味道,有說不出來的難聞,k捏上鼻子暗暗叫苦,我們把倉庫整個繞了一遍果然在墻角處發現六七具尸體,除此之外別無其他活物。我們把槍放下,把大門關上打開了燈,悄悄巡視周圍,地上,貨架上堆滿了包裹,無其他異樣,我又回去觀察尸體,數了數一共七具,兩個顧客,五個工作人員,尸體上許多彈孔,是被槍打死的,他們身后的貨架上,包裹上的彈孔也說明了這一點,我撿起了地上的所有空彈頭數了數,總共七個人開了十二槍,其中五個人一個顧客四個工作人員是一槍斃命,五個人五顆子彈毫不浪費,每一顆子彈都精準命中要害,而剩下兩個人則用了七發子彈,一個顧客,一個工作人員,其中一個工作人員身上有三處彈孔,都不在要害上,而且此人身邊流血較為多,表情很痛苦,說是疼死也毫不為過。而另一名顧客則是身中兩槍,其余兩槍一槍打在了貨架上,另一槍射穿了包裹,包裹里娃娃人偶的頭發露了出來,靜靜躺在一旁空地上。而顧客身上的兩槍一槍打在腿上,一槍打在心臟處,看起來要比上一位死的舒服點。由此可看出兇手絕非一人,我推測應該是兩人,一人殺了五個,一人殺了兩個,一個老手,一個新手。

看起來兇手應該是這里的工作人員,搞出來這么大動靜卻沒被發現,只可能是身邊的熟人,在對方毫無防備時殺人。況且他們會想到鎖上黑鎖阻擋外人進入?!翱墒沁@兩個殺手為什么殺他們,而后為什么又訊速撤離現場?”K不解道?!澳鞘且驗樗麄儼迅櫰黠@示的地方的人全殺光了,保險,所以這些倒霉鬼就成了犧牲品。至于他們離開可能是為了去取清理現場的工具?!蔽铱戳丝粗車逊耪R的包裹并看了看還并未變黑的血然后頓了頓繼續道:“反正可以確定兩件事:一、U盤還在這里,二、他們還會回來?!薄斑€……還會回來?!”K臉又嚇白了?!皩?,回來回收U盤,回來回收目標尸體領取賞金,以及回來清理現場”,“你趕快去找U盤,等會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蔽覍命令到?!芭杜?,好”,K像自知犯了錯的孩子趕快行動起來。

我則繼續在屋內觀察,脫落的墻皮,破舊的柜臺,堆的山一樣的包裹,一圈下來好像沒什么收獲。就在最后,我的目光定格在柜臺旁的一張出勤名單上,上面寫著今天出勤的七個工作人員的名字,也就是說今天還有兩個工作人員沒死,我把他扯了下來和七具尸體作比較。發現那兩個沒死的是一個大概二十出頭的小伙子,一個是中年人,面露兇光,老奸巨滑。一看便知這兩人分別對應新人與老手,這便印證了我之前的猜想。而且往往回到現場的兇手除去膽子特別大和有特殊癖好之外一般是對現場狀況較熟悉,有特殊目的的人。

就在這時,K取完U盤過來了,k急忙說我們走吧,我白了他一眼道:“你就這么走了他們很快就會再次追上來,不如先下手把他們解決了,再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發現更多有用的信息”?!鞍l現什么信息?”我沉默了兩秒后,把臉緩緩轉向k道:“你不覺得么?這群殺手好像不是單獨行動,不論是獲取我們的位置信息并快速找到我們,還是之前的六個人和那個老太太的兩個機器小孩,種種跡象皆表明了這一點。他們估計是一個個高素質小群體,而相互間可能又有交流,他們內部分工明確,各司其職,效率較高。所以想要結束被追殺的旅程靠近他們是我們唯一的辦法!”

我話音剛落,就在這時,突然門外有人的交談聲。我立馬示意k別出聲。

作者的話
椘寒

作者什么都沒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