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帝君獨寵:腹黑夜王妃 作者: 上邪蜻蛉 字數:2203 更新時間:2019-06-30 09:23:49

第六章 要你付出代價!

“好。”就沖著她能為自己解毒,夜無憂便應下了這一盟約。

“口說無憑,咱們還是白紙黑字的立下字據,方才是最為穩妥的。”風月影手指輕輕動了動,夜無憂方才放開鉗制住她的手。

起身,邁著輕盈的步伐來到書桌邊上,拿起筆,在紙上行云流水地寫下了一方字據。

“飄渺帝君,來落個字吧。”抬頭,將手中的筆遞向夜無憂。

“無需字據。”夜無憂從床榻上起來,立身風月影面前,執起她的一只手,五指相交,掌心貼合。

赤紅之光在兩掌間閃爍,風月影只覺掌心處,一陣暖流回蕩。

不過一會兒,光芒散去,夜無憂松開手,風月影將手掌翻過,驚見掌心處余光之下,星海密紋熠熠生輝。

“這印記…”風月影看向夜無憂,等待著他之回應。

“這是我以飄渺帝君之名與你定下盟約的證明。你若是有性命之危,這印記便會綻放光芒,我亦會有所感應,前來相助。”夜無憂解釋道。

這么神奇?!風月影心中暗喜,臉上綻放出一絲笑容。

夜無憂見其眼中閃爍的笑意,心中砰然一動。

這丫頭,一雙明眸中的光芒,著實令人著迷。

若非是臉上這道咒印,她也當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你臉上的咒印……”夜無憂正欲詢問風月影咒印之事,門外一陣喧囂嘈雜便是將其打斷了去。

“二小姐!二小姐不好了!”巧兒驚慌失措地拍打著房門

“你在這好好待著,莫要出來。”小聲叮囑夜無憂一句,風月影便開了房門出去。

“巧兒,怎么了?”抬頭看向天際,這天邊才泛起魚肚白,看時間,也不過是早晨五六點的樣子,在這太寰大陸,當是叫卯時。

“胡,胡姨娘來了!”巧兒的話剛才說完,就見院落門口,已是一群人立在那處。

為首的是一位身著艷麗的婦人,穿金帶銀,渾身珠光寶氣。她就是胡姨娘,本名胡美娘,風凌霜的生母,在這風家之中,最為得寵的妾室。以前也時常欺凌她,給她難堪。

風月影皺了皺眉,這撲面而來的一股濃濃脂粉氣息,著實讓她受不住。

“風月影!你這個小賤人,丑八怪!竟敢傷害我霜兒!今日我就要你付出代價!”尖銳的女聲刺入耳中,只見那胡姨娘狠狠刓了她一眼,對身旁的兩個腰圓膀粗的護衛使了個眼色。

“二小姐,得罪了!”那兩個護衛走上前來,伸手便欲擒住風月影。

呵!風月影嘴角勾起,輕巧點地,向上躍起,指間彈出兩枚方才從地上拾起的碎石,正巧擊中二人要穴之處,令其動彈不得!

胡姨娘見著二人定身原地,心中怒火,騰然而起。

顧不得什么儀態,手指著風月影,一臉猙獰地向身后一眾侍從道:“都給我上!抓住她!把她的雙手給我廢了!”這個丑八怪膽敢上了霜兒的一只手,她便是要她加倍奉還!

侍從們蜂擁而上,將風月影團團圍住,本以為擒住這個懦弱無能的二小姐當是輕而易舉,誰能料,眼前的風月影,卻是來無影去無蹤。

她移動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侍從們根本跟不上,眨眼之間,只覺幾道人影晃過,待回過神來,一群人已是被風月影用不知從哪兒找來的長繩給捆了個遍!

“哎喲!”繩子的那一頭,風月影用力一拉,便將這一群人悉數困住!

“就這點能耐,還想擒住我?”風月影將繩子系在旁邊的一棵老樹上,打了個死結。

隨后一個閃身便來到胡美娘面前。

上下打量了這個胡美娘一番,長得倒是不錯,只是這渾身的氣質,不像個大家的妾室,倒像是那市井里面撒潑耍混的潑婦。

“胡姨娘,你,還有別的人嗎?”風月影向胡美娘空空如也的背后,冷冷一笑。

胡美娘左右環顧一圈,方才發現,現在就剩下自己一個人面對風月影了。

心中震撼無比,這丫頭什么時候有了這身功夫!?回想以前,她對風月影想打便打,想罵便罵,這丫頭是斷然不敢吭一聲的。

“你這個小賤人!”不就是下人被捆了么,她自己也能動手!胡美娘抬起手,對準了風月影的左臉便要呼過去。

啪!一道清脆之聲響徹空中。

胡美娘偏過頭,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眸,臉上火辣辣的疼。

方才她舉起的那只手被風月影緊緊攥在手中,她的左臉,已是一片紅腫不堪。

“胡姨娘,好歹你也算是風家的姨娘,怎得這般不懂規矩呢!”風月影用力將胡美娘的手甩了出去,看著她踉蹌兩步跌坐在地的模樣,居高臨下對她道:“這整個鳳轅國,最重的便是嫡庶血統。胡姨娘,你是個姨娘,并非正室,而我卻是這風家嫡出的小姐,你見到我不行禮便罷了,竟還敢蹬鼻子上臉,對我動手了?!”

說著,風月影向前走了一步,只見那胡美娘慌忙向后挪了挪,看著風月影的一雙眼中,滿是驚愕,哪里還有方才那副兇神惡煞的模樣。

“你,你竟敢打我!”愣了好半天,胡美娘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緩緩從地上起來,那一身的華服已是沾滿了塵土,而她頭上戴著的金銀首飾,也七零八落地歪斜了去。

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不堪,甚至有些滑稽好笑。

看著胡美娘捂著她紅腫的左臉對自己驚叫道,風月影小指在耳中掏了掏,半瞇著眼道:“胡姨娘,我不聾,你不用這般大聲叫喚。要是讓別的人聽見,知道的也就罷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的瘋子發病了去。”

“噗。”巧兒在一旁聽著,忍不住笑出了聲。不過被胡美娘一雙厲眸一瞪,便是嚇得急忙收了笑容。

風月影不著痕跡地擋在巧兒面前,替她遮去胡美娘的視線:“胡姨娘,以前我處處相讓,處處忍耐,討不了什么好處不說,還被你們欺凌得體無完膚,如今吶,我也學乖了,不再讓著忍著。你與你那寶貝女兒如何待我,我便會一一奉還。”

說話間,風月影靠近了胡美娘,一身令人不寒而栗的氣勢,震懾得胡美娘動也不敢動。

“現在,趁著本小姐心情還算好,帶著你的這群狗,立馬從我面前消失!否則,莫要怪我不客氣。”冷聲的威脅如同利刃在喉,嚇得胡美娘轉身就跑,連那一中被困住的侍從也不要了!

“你們也給我滾!”腰中利刃一出,那長繩即刻被斬斷,一群侍從連滾帶爬地離開了風月影的院落。

作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