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帝君獨寵:腹黑夜王妃 作者: 上邪蜻蛉 字數:2026 更新時間:2019-06-29 17:07:47

第五章 我要跟你結盟!

救命恩人?夜無憂看著眼前這一臉笑意的女人,眉頭輕蹙。

“當真是你救的我?”平心而論,夜無憂對于這樣的說辭,并不怎么相信。

這風月影乃是鳳轅國出了名的三無廢物,無相貌,無天賦,無魔力。如此廢材一般的人,如何救他?

“你不信?”風月影挑了挑眉毛,指著他肩頭的繃帶:“雖然你體內噬心毒我現在無法解,不過這肩頭的皮肉之傷,卻是輕而易舉的。”

“你還知道我中了噬心毒?”夜無憂沉聲問道。這風月影不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廢物么?何時學會了認毒?

“這有何難?”她風月影自小對藥理也十分感興趣,常常也會自己研究一些有的沒的。時間長了,自然對毒物也了解透徹了些。

這噬心毒極為稀罕,她又見過夜無憂毒發時的狀態,自然很快就能辨認出來。

“呵!果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當年的廢材二小姐,如今卻也能辨認毒物了。”夜無憂笑了笑,緩緩從床榻上坐起。

一雙眼上下打量著風月影,眼前的這個女子,與一年前他記憶中的樣子,的確是大不相同。

他記得之前風月影唯唯諾諾,說話做事亦是一副膽小的模樣,而今卻是自信了不少,神采飛揚的樣子,倒是讓他眼前一亮。

“喏。”風月影將星海密紋令遞到他面前:“這東西,是你的貼身之物吧?”

看著眼前的令牌,夜無憂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果然腰上一空。

“多謝。”伸手便欲從風月影手中將令牌接過。

卻是未料,風月影竟是飛快地將令牌收了回去:“誒,我說過,要還給你嗎?”

夜無憂嘴角一抽,手頓在身前:“那你想如何?”

只見風月影將令牌擋在嘴前,微微一笑:“我,想與飄渺帝君你做個交易。你若是應了我,這令牌,我便還你。你若是不應……”

夜無憂被風月影方才那一笑迷住了去,奇怪,明明是個臉上帶著咒印的丑丫頭,怎的笑起來,卻是這般迷人,尤其是那雙眼睛。

“若是不應,當如何?”夜無憂將手放下,饒有興致地看著她。他倒是想看看,這丫頭,有什么花招。

風月影將令牌收入懷中,放在胸口貼身的位置。

“若是不應,那這令牌我就自己收著了。”風月影如是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夜無憂的臉色逐漸變得難看,他此生,最是討厭的,便是被人威脅!

“不,我只是在心平氣和地與你談條件。”風月影明顯地感覺到來自他身上的殺意,背脊竄上一陣寒意。

“一直以為,風家二小姐乃是只溫順膽小的羔羊,沒想到,卻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啊。”有意思,前后反差這般大,著實引起了夜無憂的興趣。

風月影挑了挑眉,披著羊皮的狼…她…哪里披著羊皮了?

“不過風二小姐似乎忘記了一件事。”夜無憂緩緩湊近了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把抓過風月影的手臂,將她整個人壓在床榻上。

單手將其雙腕扣住,置于頭頂。

低頭間,兩額相抵,灼熱的氣息噴灑在風月影臉上:“我乃飄渺帝君,身手修為皆在你之上,要從你身上取回原本屬于我的東西,實在太過簡單。”

說著,修長的手指鉆進風月影的衣襟,兩指輕輕一拈,便是將那令牌給拿了出來。

風月影掙扎著想要掙脫,卻是未能如愿。

將令牌在風月影面前晃了一晃,夜無憂道:“現在令牌在我手中,風二小姐還欲如何與我談條件?”

“噬心毒。”小巧的紅唇中,吐出短短三個字,令夜無憂一愣。

“噬心毒?”這小妮子,又在動什么壞心思?

“我可以幫你解噬心毒。”風月影此言一出,夜無憂心中猛然一驚。禁錮著她的手緩緩松開了些,卻依舊將她壓在床榻上。

噬心毒極為難解,不僅僅是因為此毒頑固難除,更是因為解毒所需的藥材,都極為珍稀,且每種藥材的配比,當是需要嚴格把控,稍有差池,救命之藥便會成為奪命之毒。

是以這世上,能夠解噬心毒之人,少之又少,可謂是萬中挑一。

“你當真能為我解了這噬心毒?”夜無憂狐疑地看著她,莫要怪他不信,實在是這風月影以往的評價,著實讓他沒有信心。

“能,只要能尋到玉佛手,琉璃根,以及鳳尾花。我便能夠解你身上之毒!”風月影眼中的神色,深深打動了夜無憂的心。

不錯,風月影所說的三樣藥物,的確是解除噬心毒的關鍵!

“好!那我便姑且信你一信!”或許是風月影堅定的眼神,亦或許是風月影說出了解毒的關鍵,夜無憂選擇相信她!

“說說看,你的條件是什么?”既然答應了讓風月影為他解毒,那他自然也會應承風月影所提出的條件。

“你先放我起來。”自己這樣被人壓著談條件,太沒氣勢了。風月影抬眼向上望了望,示意夜無憂將手放開。

奈何夜無憂卻像是癱在她身上一樣,怎么也不肯起身。

風月影想要抬腿踢他,可是一雙腿,被他壓得根本動彈不得。

掙扎了半天,半分進展沒有不說,還將自己累了個半死。

風月影無奈嘆氣,罷了,就這么說吧,反正也沒勁兒了。

“我要跟你結盟。”風月影吐出這六個字。

“結盟?”夜無憂不解:“為何要與我結盟?”

“我在鳳轅國的名聲想必你也聽過,風家嫡女,廢材二小姐,除了大長老疼惜之外,在風家,我沒有一絲一毫的地位,飽受欺凌。在我變強大之前,我需要一個人,護我周全。”

“護你周全,你要的只有這么簡單?”這倒是讓夜無憂有些驚訝,他本以為她會提出更加苛刻的要求。

風月影抿著嘴,點點頭。現下的她,方才十五歲,她給自己兩年的時間,變得更強,強到她在鳳轅國中,不再有人能夠輕易動得了她!到那時,她便不再需要夜無憂的庇佑。

作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