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帝君獨寵:腹黑夜王妃 作者: 上邪蜻蛉 字數:2136 更新時間:2019-06-29 17:07:39

第四章 不速之客

風凌霜一群人離去后,院子總算是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巧兒懸著的心也終于落了地,急忙來到風月影跟前,上下檢查,看她有無受傷。

“巧兒,莫要擔心。吶,沒事。”為了讓巧兒安心,風月影伸開雙臂,在她面前轉了一圈。

“二小姐你變得好不一樣啊。”若是以前的二小姐,遇到今日的情況,定是被欺負得渾身是傷還不敢聲張。

“這樣不好么?”風月影反問道。

巧兒連連搖頭:“不,二小姐就是要這樣,才不會被人欺負!”她的二小姐,乃是嫡女,就應當有這樣的氣勢!

風月影笑了笑,在巧兒頭上輕輕拍了一下:“放心,我以后不會再讓人欺負,讓你擔心了去。”說話間,只聽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從風月影肚腹中傳出。

二人微微一愣,隨即相視一笑。

“二小姐方才動了武,定然是餓了,巧兒這就去幫小姐準備吃食。”話語落,小丫頭邁開輕快的步伐,向廚房奔去。

待風月影吃飽喝足,便是有些困乏了。

抬頭看看天色,不知何時,夜幕已經降臨。

“巧兒,幫我準備浴桶,我想要沐浴。”身上汗水粘著衣衫,極不舒爽,風月影只想將身體清理干凈。

巧兒招呼了幾個院子中的侍從挑來水,短短一炷香之內,便是為風月影準備好了沐浴所需的一切。

“哈…”一只手捂著嘴,大大地打了個哈欠。待侍從都離開房間后,風月影向正欲為自己更衣的巧兒擺了擺手:“不用伺候了,天色不早了,你也去歇著吧,剩下的我自己可以。”

她向來不喜私密被人窺視,尤其是沐浴的時候。

“可是二小姐…”巧兒擔憂地喚了喚。

“放心吧,這三更半夜的,大家都歇息了,沒人會來找我麻煩的。乖乖去睡,聽話。”風月影連誆帶哄地讓巧兒退了下去。

總算是自己一個人了!看著眼前這桶冒著熱氣的浴桶,風月影迫不及待地褪去衣衫,坐到浴桶之中。

水面上漂浮著一層花瓣,正好將風月影浸入水中的身體遮了個嚴實。

手臂搭在浴桶邊上,指尖輕點著桶身。

今日她將風凌霜教訓了個痛快,想必她定不會與自己善罷甘休!

大長老現下閉關,此時的她,在這偌大的風家孤立無援,風凌霜要對她使絆子,當是再容易不過的。

若是她下次再發難,便是沖著自己的命來的。她得好好想想,如何應對才是

正是風月影冥思苦想之際,忽然,聽得自己房門外傳來一聲異響!

飛快起身,拉過掛在一旁的衣衫套在自己身上,赤著腳從屏風后走了出來!

吱呀!房門被人從外推開,一道黑色人影突然闖了進來!

冷光一瞬,晃得風月影一時動作一頓,伸手擋在眼前。

”別動!“面前,立著一位身穿錦衣的男子,冷著臉將一把利刃抵在風月影脖頸間

”他往里面去了!“

外面傳來一陣嘈雜,那男子猛地回頭將房門蹬上,風月影欲躲開面前利刃,奈何男子的速度比她更快!一把將其拉過,牢牢禁錮在懷中!

風月影試著掙脫,無奈這男子的力道實在太大,她根本憾動不得半分!

待聲響逐漸平息,男子方才送了一口氣,禁錮著風月影的手一松,整個人向風月影壓去!

“呃!”男子一聲悶哼引起了風月影的注意。

抬眼看去,其右邊胸口處,已被穿破了一個洞!鮮血正汩汩向外流!

“受傷了?!”如此重的傷勢,這男人方才竟是一聲不吭!

“無需操心!”男子冷然一聲,皺眉盯著自己的傷口。

“我看看!”這男子臉色異常蒼白,嘴唇也泛著紫色,一副中毒的模樣!風月影向前邁近幾步,卻是被男子一刀給逼退!

“你發什么神經!?”這男人有病嗎?!她不過是好心想要給他看看傷勢!竟是如此重的殺氣!

“走開!本君不用…”

咚!

話還沒說完,便見這男子雙眼一閉,就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毒性發作了!風月影盯著男子那雙紫的發黑的唇,無比確信。

這男人,就這樣倒在她房中了?!

那她該怎么辦?救他一命?還是扔他出去?

“這是什么?”從男子腰上,掉下一塊令牌,風月影拿起來仔細一看,那令牌方正,通體漆黑,其上雕有星海密紋

星海密紋…

在這太寰之上,唯有飄渺一脈,以星海圖案為標志,而擁有這等星海密紋令牌之人,有且只有一個,那便是飄渺帝君,夜無憂。

“飄渺帝君…”風月影輕喃出聲,將目光投向倒地男子的臉上。

這是一張極為英俊的臉,輪廓分明,劍眉入鬢,高挺的鼻梁下,一雙薄唇更顯冷峻。

妖孽。風月影不禁暗自腹誹,男人長得這般俊美,除了妖孽二字,她想不出其他更為合適的形容。

自己正好在煩惱,當如何應對接下來風凌霜的刁難。

這飄渺帝君來得可正是時候!

她現下無依無靠的,自然是要找個背景強硬的給她撐腰了!

這飄渺帝君乃是整個太寰都敬畏的存在,若是他能夠站在自己這邊,還有什么委屈,是能讓她受的?

如此一想,風月影即刻下定了決心,這個夜無憂,她救定了!

不僅要救了他的性命,還要讓他,心甘情愿地與自己合作!

用盡全力帶著夜無憂來到床榻邊,小心地將其放下,風月影從衣柜中翻出紗布和藥膏,仔細為其上藥,做好包扎。沒過多久,便是將夜無憂的傷口處理妥當。

夜無憂醒來時,便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陌生的床榻上,急忙起身,低頭看向傷口處,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傷口已被上藥包扎。

頭,微微發疼,夜無憂輕輕揉了揉太陽穴。

他記得昨夜被人伏擊,中毒受傷,被一群人追殺圍擊。為躲避追殺,他跳入了一戶人家,進了一位女子的閨房……

“你醒了。”風月影雙手抱胸,靠在床欄上盯著夜無憂,臉上掛著一絲飽含深意的微笑。

“這是什么地方?”夜無憂略過風月影的笑容,冷聲問道。

眼前這個女子他認得,便是鳳轅風家,赫赫有名的風家二小姐,一個身無一絲魔力的廢物。在去年,鳳轅王室的宴會上,他曾經見過風月影一面。

“這里,是我的閨房。而我,則是你的救命恩人!”

作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