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卿本佳人之倉生傳 作者: 侯小二 字數:3367 更新時間:2012-03-20 21:24:00

二十四回

汝平王的大婚剛結束半月,帝都又迎來一件大事。

“主子!主子!”子瑤一路小跑,一把推開大門,顧不得行禮,沖進歸寧殿里的寢宮。

“何事如此慌張,不顧體統?!眰}生掀開帷帳,望著打擾她清夢的子瑤,皺眉。

“主子,蒙古王帶著世子郡主來了!皇上已經下令在宜城接見他們!現在外面都忙翻天了!各個削尖了腦袋想隨駕呢!”子瑤毫不在意倉生半黑的臉,繼續興奮道:“主子!我們也去吧!屬下還沒去過宜城呢!”

“就為了這事?”

“難道主子不覺得這是件大事么?”子瑤見她反應冷淡,有些訕訕道:“主子……”

倉生仰面望天翻了個很沒水準的白眼,然后深吸一口氣,低頭看向子瑤,咬牙切齒的笑道:“這種事在皇帝還沒有下令之前本宮都已經了如指掌,用的了你來告訴本宮?”

“以后再拿這種事來攪本宮的好夢,本宮一定把你調回東臨去!”說罷,重重拉下帷帳,迅速鉆會還是溫熱的被窩。

半響,被窩里忽然傳來某人哭笑不得的聲音:“還愣著做什么,趕緊收拾衣裳,明日隨本宮一起去宜城?!?

子瑤愣了愣,秀氣的小臉一下子從悶悶不樂到歡喜萬分,隨即起身,對倉生猛的做了一個揖,然后嘿嘿笑道:“就知道主子早有安排!主子最好了!”

第二日,皇帝攜幾千人浩浩蕩蕩從帝都出發,向宜城而去。

鑾駕在隊伍最中間,此次出行皇帝是打著與蒙古王聯絡感情的名號而來,帶了后妃不多,除了皇后外,就帶了昭儀王氏,修容謝氏,美人賈氏。此三人的父兄皆是此次戰役中表現最為突出者。

倉生的馬車處于后妃與外臣之間。雖與皇帝相隔甚遠,但一想到自己的馬車后是一群喋喋不休的老夫子,倉生就寧愿窩在馬車里,也不愿出來。

“主子!我快悶死了!”子瑤摸摸圓滾滾的肚子,哀嘆:“主子……”忽然子瑤想起了什么,一拍腦袋,興奮道:“主子!皇上這次帶了幾十匹千里駒在身旁,說是要和蒙古馬一比高下,不如我們先拿來試試?”

倉生半倚在軟椅上,挑眉:“你這是在誘惑本宮?”

“是??!”子瑤用力點點頭,嘿嘿笑道:“千里駒啊,主子!您挑一匹順手的,不好嗎!”然后又賊兮兮的看著倉生,湊了過去:“咱們可以把大宛千里駒的品種引進東臨?!?

倉生半瞇的眼睛忽的睜開,轉頭,對上子瑤發閃閃發光的雙眸,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弧度:“總算有點靠譜的樣子了?!闭f罷,起身,擺了擺衣袖,笑道:“幫本宮拿一套騎裝來?!?

“是!”子瑤點點頭,興奮的下了馬車。

倉生好穿紅衣,天下人皆知。

皇帝賜她的各種宮裝里也多以紅色為主,除了這套騎裝。

“主子,這騎裝,也太霸氣了吧!”子瑤將倉生的頭發用同色的玉冠扣住后,退后幾步看了看,不由自主的瞇起了眼睛,嘖嘖嘖道:“縱觀天下所有的美男子,獨屬我家主子!”

只見眼前的少年身著一襲墨色錦袍,胸前用銀絲暗秀著蓮花與龍的圖騰,領口袖口均滾邊數排細細密密的紅色祥云,腰間也束著紅色的九孔玲瓏玉帶,舉手投足間愈發將人襯得風流瀟灑,風度翩翩,傾國傾城!

倉生不可置否的挑眉:“走,隨主子我挑馬去!”說罷,還不等子瑤有啥反應,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掀簾,跳下馬車。

車夫只覺得有人出來,回頭,驚呆!好美的少年郎!隨即立馬驚慌!這公主的鳳駕里怎么會有男人!

還不等他再細想,就聽到車內的小丫頭驚呼道:“主子!等等我!”然后一個俊俏的小丫頭也掀簾而出,對車夫嘿嘿一笑:“師傅你稍稍停一下車唄,我沒有主子那么厲害會跳車?!避嚪蛞膊恢耸裁茨?,一拉疆繩。

然后,后面的車隊都噼里啪啦的撞在了一起。

子瑤對著車夫已經呆掉的臉惡作劇的吐了吐舌頭,便提著裙子跳下車,去追逐那一抹紅黑相間的身影。

皇帝此刻完全不知道后方已經亂成一鍋粥,在特制的大馬車里,與懷秋等人了得正起勁。

忽聞車邊響起一陣不規律的馬蹄聲,沉下臉問:“何人在外喧鬧?”

“啟稟皇上,是……”侍衛對上皇帝微慍的眸子,趕緊低下頭,如實道:“是長公主殿下?!?

“阿生?”

“正是?!笔绦l見皇帝沉吟了一聲,急忙答道:“長公主從御馬監那里討了一匹馬,說是這半天在馬車里呆膩了,想試試大宛的千里駒?!睕]人敢說個不字。盡管皇帝之前下令,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碰千里馬。但是,長公主,永遠都在任何人之外。

果然,皇帝一聽是長公主剛才慍怒的臉龐瞬間變得如常一般,然后揮揮手道:“派幾個人好好跟著,不能讓長公主又任何差池?!?

“遵旨?!被实蹖④嚧昂煼畔?,看著車內眾人,沉吟一會,忽然提議道:“在車里半日可有點悶了?不如隨朕一起溜溜馬?”

眾人自然是樂意的。

皇帝也算大方,給眾人都配備了一匹千里駒,見他們一個個都飛身上馬,不禁拍手稱好:“不愧是我大倉的男兒,一個個都是風姿卓越!哈哈!”

“皇上,你這就說差了,這豐姿最卓越的恐怕是在您家呢!”說罷,便指了指前頭,已經跑了好遠的身影,朗聲笑道:“莫不是長公主?”

“哎!此刻怎能叫長公主!”李老粗騎著隨他東征西戰的老馬兒,粗聲糾正道:“應叫汝陽王了吧!”

那人一拍額頭,哈哈應道:“還是李老將軍說的對!此時不應叫長公主,應稱其為汝陽王!”畢竟她是有王號的,現在做男裝打扮,稱其一聲王爺也不過火??!

皇帝騎著馬兒慢慢跑在正中,身邊人的交談讓他心中開始煩躁,忽的猛抽了一下馬鞭,馬兒吃痛高高揚起前足:“駕!”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聽到皇帝遠去的聲音透過煙塵飄了過來:“先到宜城者,重賞!”

“皇上!”

“小心哪!”張順猛拍了一下腿,奈何他沒有資格騎上千里駒,不然也早早雖皇帝去了!

懷秋本無心此事,騎上千里駒后,也不見其加快腳程,慢吞吞的跑到車隊的最前,便不再快進。

李老粗騎著他的老馬飛奔了一段時間后,才忽然發現那個平日里淡薄云天的青衣男子早已被他們領先了不知好幾公里,不禁扶額,恨鐵不成鋼道:“這娃娃難道真是在嘉定之戰時傷了身子?”也不對啊,照理說過了三月,理應身體都調理好了!

哎……這樣的脾性,如何和那群削尖了腦袋想往上爬的人爭呢!

懷秋一路悠哉悠哉的騎著千里駒,偶爾和身邊的侍衛聊兩句,覺得不甚自在。直到對面忽然迎來一片黃沙,略略皺眉,這是?……

“沈家小子,你是在太讓老李我難過了!這么多人我就只有把你當做可以比一比的男人,結果,你小子竟然縮在這里!”李老將軍粗著嗓子一同大喊,恐怕整個車隊的人都聽的七七八八。

懷秋笑道:“李將軍!路上風光正好,晚輩就不去湊熱鬧了!”

“路上風光再好,也沒有那重賞來的誘人??!”老李將軍一鞭子抽向懷秋座下的馬兒,在懷秋還來不及反駁時,朗聲笑道:“說不定皇上一高興,就把長公主賜給你了!”

他李老粗雖說是個粗人,但畢竟也是那個年紀過來的,長公主鐘情沈懷秋這事早已在帝都被傳得紅紅火火,早前也聽聞皇帝有意將長公主許配給懷秋,如今,只要這小子再加把勁,說不定這次就能抱得美人歸!

懷秋一愣,原本拉緊的韁繩,莫名其妙的松開了……

也許,只是那一句玩笑話;也許,那是他心底唯一的奢望……想觸碰,卻再也沒有勇氣去實現的奢望。

沈懷秋呵,沈懷秋,何時,你的決定需要一個外人來幫你下定論?!

想罷,便狠狠的抽動手中的短鞭,向宜城飛奔而去!

“這小子,總算開竅了!”老李望著揚起的黃塵,欣慰的哈哈笑道。

車隊,另一輛豪華的馬車上。

“皇后娘娘,這是今年的雨前龍井,剛剛進貢的,你嘗嘗?!鼻邋舆^賈美人的茶,然后放在嘴邊輕呡一口,也不著急的咽下去,只在舌尖稍作停留,閉眼,吸了一口氣,然后開眼,將口中的茶背對其他人吐到了痰盂里,轉身對皇后道:“無毒,皇后娘娘請用?!?

眾人似乎早已習慣這一主仆這樣的行為,便見慣不慣。

“濃了,以后少放三葉?!睉鸲残萘艘豢?,然后嫌棄的將那茶盞推到一邊,無聊的翻著書案上的畫卷。

“這個是哪家的?”忽然翻到一張手持金弓的少女,戰耳眼前一亮,頗有興趣問道:“不像帝都的大家閨秀?”

“回皇后娘娘,這是蒙古王的三女兒,叫敖勒高努德?其其格?!弊诨屎笞髠鹊腻\衣女子回道。

“王昭儀足不出戶竟也認識蒙古郡主?”

“回皇后娘娘,這個郡主十幾年前來隨當時的蒙古王來過帝都,那時,臣妾被元妃派去與她一同游玩,所以才認識?!蓖跽褍x趕緊低頭,柔柔回答。

“原來是王昭儀兒時的玩伴啊……”戰耳輕輕劃過畫中少女的臉,忽然隱秘的笑了笑:“看來不久后,宮里又會有什么好玩的事了呢!”后宮的女人都死氣沉沉的, 一點不有趣,來個活潑的小妃子似乎是不錯的選擇呢!

“皇后娘娘的意思是……?”

“到了宜城你們就會知道了?!睉鸲畔庐嬀?,有些疲乏道:“你們回自己的車子里去吧,本宮累了?!?

三個妃子有些抓不住這個善變的皇后的思維,見她這么明顯的逐客,便不好再挽留,低頭回道:“臣妾告退?!?/p>

作者的話
侯小二

暫無